您的位置: 佳木斯资讯网 > 健康

男子心肺移植8年称想找女友却又不敢图

发布时间:2019-11-09 19:48:19

男子心肺移植8年称想找女友却又不敢(图)

新年伊始,由省科技学会主办的2011年“湖南十大科技”评选揭晓,“中南大学湘雅二医院实施的我省首例心肺移植患者已存活8年”的成功入选。

这个主角是郑长贵。“我想存活9年应该也没问题,但有没有10年,自己没把握,但我会努力争取。每天我都生活在记录中。”昨日下午,湘雅二医院图书馆3楼,28岁的郑长贵说。

最显着变化就是嘴唇变红润了

心肺联合移植8年后,郑长贵说自己很幸运,死神没有因为这世界级难度的手术而光顾他。昨日下午,在湘雅二医院图书馆,身穿黑色羽绒服的郑长贵略显疲惫,话不多,“近段时间,最睡不好,睡眠质量差,白天精神就差。”

12岁那年,家住邵阳县郦家坪乡的郑长贵一次上体育课时,突然出现呼吸困难,嘴唇乌青,手指尖发紫等症状。1999年,他在湘雅二医院被确诊患有先天性心脏病。救治的唯一办法,就是进行心肺联合移植,但一时没有合适的供体。

等待4年后,2003年9月,湘雅二医院免费为郑长贵提供手术和治疗。“当时为了抢时间,我们还动用了直升机运送器官。”胸心外科李建明教授说。

郑 长贵说,8年来,最显着变化就是嘴唇和手指的颜色变红了,吃的方面倒没有影响,但每天要服用抗排斥的药物,以前至少要吃6种药,现在还要吃2种。8年多 来,移植进体内的心肺还是没完全与自身融合,药物将伴随他终生。2005年,考虑到他来回奔波很不方便,湘雅二医院要他到图书馆工作,方便复查和观察。

“纠结,对死亡还是有点怕”

当一个人每天醒来时,都庆幸自己还活着,那是怎样的一种人生?郑长贵说,自己比较压抑。

他说,来长沙生活多年,自己身边很少有朋友,后来跟医院几个保安熟了,大家曾一起去泡吧,“我只去了一次,里面太闷了不适合自己”,郑长贵说。于是,他唯一的消遣就是和几个朋友一起打牌,主要是字牌。“觉得有些寂寞,每天躺在床上总是难以入眠,自己很迷茫。”

郑长贵曾认识2位接受移植手术的朋友,他们的手术很成功,但生活一段时间后却因疾病突发,生命戛然而止。他说自己有些害怕,“对死,肯定还是有一点害怕,但 毕竟自己曾经死过一次,成功的手术,多少勾起了自己对生命的愿望,而对未来确实又没有多大信心。有点纠结。”他说:“我不知道,我的生命也会不会像他们一 样,一下子就没有了。”

想找女友,但又不敢

“未来?我有未来吗?”当问郑长贵未来打算,他反问道。“自己真不知道那一天就不在了,对未来,规划有用吗?”采访过程中,郑长贵一开始比较排斥这个问题,后来,郑长贵才慢慢向谈起自己的打算。

说 起未来,郑长贵尴尬地笑了,这是采访过程中见到他唯一一次笑。他说,自己也有28岁了,说不想交女朋友,那肯定是假的,说想,但不敢,怕呀,怕耽误人 家,怕养活不了人家。他在图书馆工作,工资不高,够自己一个人花销没问题,一旦交女朋友,没钱也不行,即使有钱了,“我能给别人未来吗?”

难道就这样接受此命运?郑长贵明显不甘心,他说,自己想出去做点生意,万一真的有女方看上他了,他也能够养活人家,但是,“感情这件事,只能看天意了”。

分享到:

制药设备
凉菜
双鱼座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