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佳木斯资讯网 > 健康

红梅

发布时间:2019-09-14 06:46:00
富人李强就很烦恼!
李强的烦恼,不是来自他的生意。李强十几年前自已办了个手表原件厂,这些年生意做得顺风顺水,用他的话说:“拿着望远镜也看不到几个竟争对手。”他的烦恼也不是来自女人。男人有了钱就有自信,有自信就有魅力,有魅力的男人还怕会没有女人爱吗?更何况李强是那种即使没有钱也有魅力的男人,要不当初从农村来县城手表原件厂打工的李强,怎么能追得到家境优越的城里姑娘厂花吴婉娟呢?李强发达后,和他好过的女人有时连他自已也不大记得清。
李强真正的烦恼是:他没有儿子。
李强生长于农村,他的老婆吴婉娟一开始给生了两个女儿,等他们生意做大后,任由政府罚款又生了三个千金。不孝有三,无后为大!在农村没有生到儿子是要被人看作绝后的。你再有钱,人家都要用同情的眼光瞧你:你有再多的钱又有什么用?死后你的钱给谁去?还不是要给外姓人。
吴婉娟这时也快四十了,剖腹生产过两回。按医生的意思,好象是不能再生了。李强一来没有信心,二来也少了兴致。男人们私下里开着玩笑,说只生女儿不生儿子的夫妻,是女人那方面太要强了。言下之意,就是说男人那方面不行!这让李强恨得牙根痒痒。他不行?跟他的女人哪个不是被他征服得服服贴贴?就是老婆吴婉娟,明知他外面女人不少,也还始终对他死心踏地,从没给他丢过人。女人爽了才可靠!李强很信这话。
可是吴婉娟生不出儿子,再可靠又怎么样?
李强心里有了这个疙瘩,便老梗着,仿佛有根鱼刺卡在喉管里,吐不出来,又咽不下去,虽然于生命无大碍,却着实使人难受得慌!
随着生意越来越好,拥有的金钱愈来愈多,李强想生个儿子心也一日比一日迫切!想而不得最烦恼!李强一烦恼便迷上了养狗,养了一条纯种狼狗。李强给他取名“健健”,取矫健利索之意。这健健很有个性,对任何人哪怕是吴婉娟它都不服贴,在李强跟前却似一只温顺的小猫。李强却不要它温顺,一心只想把它训练成勇猛凶狠的狼狗。渐渐地健健也没让李强失望,只是家里再没人敢去招惹它。李强一出去,健健永远被关在厂区院里的栏棚里,用一根长长的铁链栓着。李强一回来,便会带它出去溜溜。吴婉娟向他抱怨说,你陪狗的时间比陪我的时间还长呢。李强笑笑,苦笑。他自已也觉得,只有带了健健出去溜时,他才痛快些。特别是去爬山,健健在前面跑,李强在后跟着追,累出一身汗,他心里的烦恼便能暂时搁下,不大会去想到烦。他有时仿佛觉得,只有健健,不让他心烦!可是健健还是给他惹了麻烦,健健咬了人。
健健咬的是李强厂里一个女员工肖红梅的弟弟肖志刚,一个十六七岁的乡下男孩子。那肖志刚初中刚毕业,想到外地去打工,来找他姐姐要点路费。那天他来到县城在烧烤店买了个鸡腿,边吃边往姐姐上班的厂里走来。厂里守门的老头放他进去后,他手里鸡腿上的肉刚好被他啃干净了。正不知道把那根光骨头扔哪儿呢,抬头见角落栏棚里拴着一条大狼狗,走过去正待把骨头扔过去,却忍不住要逗一逗那狗,把手上的骨头扬了扬,又往后退,几番地逗弄。那狼狗健健吃惯了好的,对那根骨原本不是很屑于,可是见这人竟敢这样大胆捉弄它,一时火起,冷不丁从那一米高的栏杆一跃而出,就听见肖志刚鬼哭狼嚎般地叫。等到众人赶到拉开那狼狗时,肖志刚已多处被咬伤。
李强这天也在厂里,他没等叫救护车来就吩咐司机用他的奥的送肖志刚姐弟去医院,想了想,自已也坐了上去。
肖红梅搂着弟弟,焦急地边哭边喊弟弟的名字。李强坐在副驾上,从反光镜里看着肖红梅苍白带泪的脸。这个他从未注意过的姣小女子,有着甜美的圆脸蛋,大眼眼,两道长长的眉毛毛弯弯,似乎并没有化妆,却也看着让人心里舒畅。李强背转身关切地说:“别着急,医院马上就到。”肖红梅止住哭,抬头朝他浅浅一笑,露出一个小酒窝来。李强呆了一呆,这个善良无助的女人,他竟有一种想把她搂入怀里的冲动。继而摇摇头,为自已的荒唐念头涌出似有似无的笑意来。
到了医院,李强掏钱给办好了住院手续。伤势太重,医生说恐怕得在医院呆上一阵子。李强关照肖红梅说:“一切医药费由厂里负责,你在这里照顾弟弟,有什么事打电话给厂里。”出去一会儿复又回来,递给红梅一张名片:“有事也可以打我手机!”
李强正待又要走,却风风火火闯进一四十多岁模样的农家妇人来,焦急哭道:“志刚在哪?志刚怎么样了?”
“妈,医生在治呢。”红梅招呼她母亲,安慰她母亲道:“没事的妈,医生说没有多大危险。”
红梅的母亲一屁股坐下来,恨声说:“这是哪个天杀的,养狗也不好好拴着。”
“妈,那狗拴着的,是弟弟自已去惹那狗的。是我们厂里的狗。”红梅急急说道,又指下李强,“这是我们老板。”
李强先听到肖母骂她,心中不爽,又见红梅为他开脱,倒过意不去,便略笑一笑道:“伯母,我们会负责的……”
肖母打断他的话:“负责?会好还差不多!这被狗咬了,弄不好要得疯狗病的,要是好不了,你赔我儿子?”肖母咄咄逼人。按她的意思是,不能说得轻了,说重些,他总得多少赔些误工费什么的,她的志刚不是正要出去找事做么?反正这人开着大厂子呢,有的是钱!
李强钱倒不在乎,可听肖母说出赔儿子的话来,心里便很恼火:她莫不是也知道我没有儿子,拿这话来刺我?心上不高兴,面色也就不大好看起来。对红梅说:“我有事先回去了。”转身便走了出去。
红梅低声对母亲说了两句什么,就追了出来。李志强已经上了车,见红梅急急赶了来,便摇下车窗。红梅上前道:“老板,对不起!我母亲有口无心,您别介意!”李强面色早缓和下来说:“没事!你妈也是着急。你快回去陪她。”红梅笑笑,扭身回去了。
那红梅上身着一紧身黄色汗衫,下身是一条洗得发了白的牛仔裤。因为绷得紧,使得原本不瘦的身子更显得丰满。
李强望着红梅的背影,嘴角又浮上一丝笑,心里竟不由得想道:圆脸,丰胸肥臀,天生就一生儿子的好材料!


李强近几年来有些迷信。前年陪一客户到天师府玩时曾算过一命,算命先生先说李强命中多子,见李强面色不对,忙又说,若不是因为计划生育,李强那是八个儿子也会有的。
李强仔细地想,觉得很有道理。他老婆因为生了五胎,早被“计划生育”做了节育手术了,可是他没有,他还是可以再生儿子的呀!
此后李强便对相学发生了兴趣,还买了好些书回来,空闲时便拿来研究。研究的结果是,马脸的女人命中无子。李强吃了一惊,细看老婆吴婉娟的脸,果然像是马脸。唉唉唉,当初结婚前怎么就不知道这个?
这个思想在脑中一旦生了根,李强便对老婆吴婉娟看着不顺眼起来。
首先这吴婉娟极是清高。据说吴婉娟当初念高中时是个才女,可是怯场,连考三年,每次都是差那么几分。最后不得已才托人情到老手表原件厂当了会计。那时吴婉娟在厂里轻易不搭理人。吴婉娟人又漂亮,清秀的脸蛋(那时好象不是马脸),高挑的身材,加之衣着入时,又是坐办公室的。厂里厂外的小伙子在吴婉娟面前都怯三分,自知难入她的法眼。因此吴婉娟工作了三年24岁了还没有个正经对象。
后来李强来到吴婉娟同一个厂上班,开始时是做学徒工,一年后便做了师傅。李强比吴婉娟小三岁,生得浓眉大眼,国字脸,做事有一股子冲劲,特别是因在部队里曾学得两手功夫,练就了一副好体格,简直就是衣服架子,穿什么都阳光帅气。
李强一来不久就成了厂里姑娘们心中的白马王子,热乎乎围着他转。可李强偏就只对冷美人吴婉娟一见钟情。
吴婉娟若在几年前,也许不见得理他。可如今的情形似乎不容她再太矜持。再说这么个让众多姑娘都心动的李强,偏偏只对她一人好,这让吴婉娟的虚荣心得到极大的满足。虽然李强比吴婉娟还要小三岁,可是李强都不在乎,她还有什么好说的?李强说:“女大三,抱金砖。”逗得吴婉娟格格地笑,乐到心里去。
李强与吴婉娟认识三个月便结了婚。
可是婚后不久便有了磕碰。李强只念了初中,而且还是门门功课不及格的那种。结婚前一来相处的时间太短,二来因为热恋中的男女又都是瞎子,都是傻子,满心喜悦地爱着对方,眼里是金闪闪的一片,哪里还看得到对方身上的缺点?就是看到了,也坚信今后通过自已的爱,能使他(她)变得完美起来的。
度蜜月他们咬牙去了回厦门游玩鼓浪屿。去普陀寺看过后,他们又去了离那不远的厦门大学。吴婉娟因为终未能圆大学梦,心中正感叹着。又想这会儿正挽着如意郎君漫步在这校园里,擦肩而过的学生甚至还对他们露出友好羡慕的神气,心里颇有几分浪漫的味儿。出了校门迎面上来一卖花的青年向李强兜生意:“先生,要给你漂亮的女朋友来朵玫瑰花吗?”
李强随口问:“多少钱一枝?”
那青年就抽出一枝递过来:“十块钱。”
“什么?这一支花就要十块钱?你杀人啊?”李强嗓门很大,引来附近一些路人侧目。
吴婉娟涨红了脸,挣脱李强的手快步往前走。李强见婉娟不高兴,正待买,又有些不甘,便向那卖花青年讨价:“三块钱一枝,卖不卖?”
卖花的说:“十块钱两枝好了。”
“十块钱三枝,不卖拉倒!”李强气哼哼地说。
卖花青年见好就收,递给李强三枝玫瑰,李强付了钱,追上婉娟把花塞给她。
吴婉娟把头一扭,不接李强的花。心里委屈:第一回送花给我,就这样!谁都知道送一枝玫瑰花给爱人代表一心一意,而他却讨价还价花同样的钱买三枝!三枝玫瑰花代表什么?莫非李强要对我三心二意不成?
李强见婉娟执意不接他的花,讪讪的,陪着小心说话。婉娟却还是不理他,小声嘀咕了声:“农民!”
“你说什么?农民?”李强恼怒道:“哼,我跟你说,你还真就是农民的老婆了!”李强把那窝心的三枝玫瑰下死劲往地上一摔,还不解气,又上前重重踩上几脚。
吴婉娟见他真动了气,很有些吃惊,不敢再吭声,唯恐火上再添了油。慢慢搭讪着挽起李强的一只胳膊。李强也觉出自已火气大了点,拥着婉娟默默走了好长一段路,方才缓缓地说:“婉娟,对不起!都怪我穷,等我有了钱,买一卡车花给你我都愿意。”婉娟听了更觉钻心,委屈的泪水在眼眶里直打转,却不敢让它掉下了。
多年后,李强办厂挣到了他们想都想不到的那么多的钱,按说真是买一集装厢的玫瑰花给吴婉娟都不是买不起了,可是他再没买过花送她,没意思!他宁愿花钱让花店送去给他看得顺眼的 ,而且几乎都是送999朵,不是有首歌叫做“999朵玫瑰”吗?他喜欢看不同的女人收到他的花时惊诧又娇媚的脸蛋,心里却又鄙视她们。女人是个什么东西?在金钱和物质面前,女人都是贱货!李强压根儿就不信,世上会有钱买不到的女人。如果有的话,他想,那也一定是因为钱的数目不够大的缘故。


那肖志刚被狼狗咬了七八处,第二天浑身肿得象换了个人,可终究是没有生命危险。虽然一个星期过去了,志刚伤势还不见怎么好,可肖红梅却始终一个电话也没有打给李强。倒是李强记着这事,或者说记着肖红梅,这天他竟自已开车到医院来,提了一袋子水果,推开病房的门,两人都有刹那间的惊诧!
李强今天看上去精神很好,穿了套米黄色的休闲装,看似随意,实则价格不菲。红梅在李强的厂里做事还不到半年,李强平时又不常到车间去,所以红梅很少见到他。在厂里见过几回,也好象他都是牵着狼狗。红梅从小怕狗,便对那牵狗的不苟言笑的人也顺带有些儿怕。而今天这个人却专程来医院看她的弟弟,对着她微微地笑,看着她,红梅不禁有些慌乱,复又低头羞涩地笑笑,赶紧请李强坐。
李强也注意到红梅今天有些儿特别。红梅今天穿了件草绿色连衣裙,一头秀发随意地披散在背,似乎还淡淡地化了妆,脸上隐隐透着两块红晕。李强竟有些心旌摇荡起来,想:“她这样打扮自已,是不是知道我会来?是不是期望我来?”
这时肖红梅的母亲刘兰英进来了,身后跟着个三四岁虎头虎脑的小男孩,小男孩扑进肖红梅怀里叫妈。李强才知道红梅已经有了这么大的儿子,心头不免有一丝失落。为掩饰自已,便从提袋里拿出个大红苹果给孩子。
那肖红梅的母亲大概因为上回说话太冲被女儿说了,今见这样一个大老板亲自提了东西来看望她的儿子,很不好意思。要说话又不知说什么才好,便搭讪着拉外孙叫李强:“叫爷爷。”乡下人喜欢把人往大里叫以示尊敬。红梅却赶紧蹲下来拥着儿子说:“诚诚,叫伯伯。”
那孩子刚想叫“爷爷”呢,听了妈妈的话,还是改口叫道:“伯伯好。”
“呵呵,真乖,真可爱!”李强摸着诚诚的小脑袋问:“伯伯带你去吃鸡腿和口乐,好吗?”
“好,好哇!”小家伙欢呼跃雀。
李强开车带诚诚和他的妈妈去一里远的“麦香基”,那是一家开张才一年的仿照肯德基经营的快餐食品店。小家伙从没坐过私家车,今天坐在伯伯旁边的副驾上,很是兴奋。每见“伯伯”的车超过一辆车,便拍手大笑叫好,引得两个大人也乐起来。

共 968 字 8 页 ... 转到页 【编者按】红梅的一生是悲哀的,她母亲的一生也是悲哀的,造成这种悲哀的根本原因便是她们对“情”的过分痴迷和依赖。小说人物众多,情节复杂但由于作者精心设计,把握节奏,故一直能吸引读者。结尾李强逃窜,红梅之死随在清理之中,又在意料之外,加强了整个故事的悲剧色彩,也深化了小说的主题。[编辑:猪不戒]
1 楼 文友: 2008-11-05 1 :20:02 吓我一跳,还以为有人写我呢,提个建议,像这样的苦命女人叫苦杏多好,又苦又酸与文贴切,呵呵! 一个自称老妖的女人,一个把写小说当玩的女人,写作着,快乐着。
2 楼 文友: 2008-11-10 1 :27:0 呵呵,您真风趣!谢谢您,祝您快乐! 热爱小说
 楼 文友: 2015-09-12 18:0 :25 写的真不错,祝创作愉快!宝宝流鼻血怎么处理
宝宝流鼻血怎么处理
经常拉稀的原因
老人晚上尿多该吃什么药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