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佳木斯资讯网 > 科技

云南汏麗鐵路隧道塌方被困3亾獲救組圖

发布时间:2019-11-09 05:58:58

紧张的救援现场

救援出来的三名工人在医院治疗

昨日凌晨2时10分,大丽铁路笔架山一号隧道内传来好消息:救援导坑被打通1小时后,被困隧道的4名工人有3人被成功救出,另一人下落不明,有关人员仍在紧张搜救

3人被困人员要烟抽

昨日凌晨1时许,抢险现场的好消息传到救援指挥部:抢险现场的救援导坑开打到接近14米长时,发现快要打通随即,各抢险救援小组开始进入营救被困人员的准备到凌晨2时10分,救援导坑终于打通,但这时只能容一个蜷缩着身体艰难地钻进去,被困在隧道内上台阶的3名被困人员,看见洞口的微弱亮光,拖着虚脱的身子拼命向外爬行,用微弱的声音向救援人员要香烟抽

“别动,快回去,等着我们进来救你们”开挖救援导坑的救援人员立即向这些被困人员喊叫在这些被困人员退回到施工掌子面一米远的安全地带,等待救援一会儿后,救援导坑终于打好了3辆急救车随即倒着开进隧道内,开挖班带班的工头拿着几块毛巾,通过救援导坑率先来到被困人员身边,接着10多名救援人员也陆续来到3名被困人员所在的上台阶位置

为了保护他们的眼睛受损,这些被困人员没有带光源,摸黑找到上台阶上的3名被困人员,用带进去的毛巾包在他们头上,罩住双眼,以保证光线不伤害他们的眼睛接着救援人员给他们穿棉袄,然后将让这些被困人员躺到带进去的防水布上两名救援人员负责抬一名被困人员,3名被困人员被救援人员陆续抬到隧道里的急救车上

在3辆急救车上,待命的医生立刻摘下被困人员头上的毛巾,再给他们换上精心准备的黑布,给他们输液、吸氧据了解,此次救援比预计的时间提前了20多小时,有关人员说,主要是救援导坑挖掘了十五六米就通了,比原预测的长度短

凌晨4时30分许,3名被困人员被送到该医院,医院派出最好的医护人员早已迎候在住院部大楼前,3名被困人员立即被推进病房,继续接受吸氧和输液的治疗,医护人员在病房里给3名被困人员做身体检查做完检查医生又给被困人员换上了一种有孔的眼罩昨日上午,3名被困人员在医生的准许下开始食用少量稀粥

回忆:隧道内发生两次塌方

这3名被困人员分别是来自湖北省的管业雄、杨华兵和来自贵州省兴义的王定理其中管业雄和王定理的妻子已经从老家赶到了大理“好象才过了十几个小时……”3名获救人员各自向他们的妻子谈论生死般的经历

王定理回忆说, 他们3人站在上台阶上用风机打炮眼,下台阶下面在出渣忽然听见隧道里拱顶上方传来一声异响,大约短短的1秒钟后,隧道里又传来轰隆一声异响,施工掌子面的灯光全都没有了这时,他们看见隧道靠外的部分还有灯光,便意识到隧道发生塌方了二次异响声后的一两秒钟时间,接着隧道里有传出一声异响声,隧道里第二次发生塌方,隧道里什么都看不见了,只有高压送风机管道里传出的呼啸作响的风声

他们说,他们每次到隧道里上班,都要先抬头看以下隧道里有没有异常情况,没有异常情况才进去上班,这次他们依然没有看到“先前有任何征兆”他们想起口袋里还有气体打火机,找遍3人的口袋,最后找到两个放在身旁不远出的两个打火机,不过已经被坍塌物砸坏了由于一直没有找到光源,他们在隧道了摸黑度过将近72小时,因为里面一片漆黑,获救前,他们还一直以为才被“困了10多个小时”

他们如何度过72小时

刚被困时,他们能听到隧道里有不断的汽车鸣笛声,还有偶尔传进来的高声喊叫声,高压送风时管道口“唰唰”呼啸的风声,他们寻思一定有人要救他们,心想自己能听到外界传来的微弱声音,于是他们要弄点噪声,提醒外面的人他们还活着因此有时故意开着打炮眼的风机发出隆隆声音,但风机声根本传不到外面

“虽然知道一定有人要救我们,但我们无法知道坍塌物体究竟有多长,要是长了,我们没有吃的东西,肯定也坚持不到被活着救出去的时候,我们的心情变的很焦急,那时心里烦躁得很”杨华兵说,心里着急的时候,老想到的是他们3人要被活活拖死,家里孩子上学怎么办,老人心里有多难受……

过了一段时间后,心里不是特别着急了困的时候,3人就聚集在一起睡觉到后来感到饥饿特别难耐只要听到高压送风管出口段传来“唰唰”声响,王定理都要拿着安全帽子要道送风管口,看看有没有什么东西送来隔了很上一段时间后,王定理感到有水雾状的东西动导管里喷出来,落在衣服上粘乎乎的“是不是吃的东西送来了”,他的脑海里闪过这样的念头接着他摘下安全帽把“水雾”收接下来开始的时候高压风送得太大,根本接不到,直到风力减少时,他才接到并不多的“水雾”后来嗅到安全帽里有股牛奶味道,于是3个人轮流喝上几口,以解饥饿

“有时送吃的来,我们睡着了,没有接到只喝了三次牛奶,由于高压风太大,每次接到的牛奶并不多,大家还是感到饿得特难受”为了减少饥饿感,树立挺下去的信心,他们想了一些古怪的办法

被困期间只是在隧道里解过小便,没有解过一次大便,即使要大便都要憋着,目的是减少自己的饥饿感王定理说,为了能有信心坚持下去,他吃下一团装在自己口袋的卷纸如果还不能被救的话,他们将吞下高压通风管子的塑料管“为什么要这样”他们说,吃下去后他们的胃里不是空的,能坚持的时间更长,即使最后获救时自己因此昏厥,通过手术的方式也能取出不能消化的塑料管

另一人生还希望渺茫

昨日,除3名获救人员外,还有一名装载机驾驶员还未能获救杨华兵等3人说,那个装载机司机跟他们不是一个班,他们在上台阶上打炮眼的时候,只知道那个装载机司机在下台阶上出石渣由于是他们背对装载机,一直没有注意装载机司机,所以塌方后,他们不仅没有发现装载机司机,也不知道他在什么位置被困期间,他们也没有被困司机的消息,所以不知道被困司机怎么样了

据一名到过上台阶参加救援工作的李某介绍说,他们进去后没有发现被困的装载机司机,也没有发现那台装载机,估计发生塌方时那台装载机被坍体埋了一些救援人员分析说,这名装载机驾驶员很有可能没有生还希望了

不过,救援工作仍在继续进行据李某介绍说,为了能找到被困司机,接下来的救援方案转为搜寻,锁定在坍体里寻找装载机而找被困司机

获救人员感激涕零

“感谢党、感谢政府、感谢我所在的单位、感谢我的工友们,是他们给了我们第二次生命”刚走进3名获救人员的病房,王定理吐出肺腑最深处的话语言看到他们三人各自的床头上放着鲜花篮,据了解,他们获救后大理州有关部门的领导去慰问他们时送给他们的,还发给他们每人300元的慰问金

3名获救人员说,隧道塌方过程中他们都没有受伤,只是一直感到四肢无力,还有点头昏他们表示,他们以前从未有过这样的经历,精神上受到恐吓,身体康复后将回老家调理6个月后,将回到工地上继续参加铁路建设大理市第二人民医院的医生说,被困期间,3名被困人员体内水、电解质酸平衡失调,其他方面基本没有问题,现在院方在做维持体内水、电解质酸平衡失调和保护眼睛的治疗,观察、治疗几天就可以出院

生物谷药业
窦性心律失常多久能好
窦性心律失常是冠心病吗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