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佳木斯资讯网 > 育儿

毁灭异世界 第六十五章公道

发布时间:2019-09-26 03:32:14

毁灭异世界 第六十五章公道

“公道?”

“我们罗家,什么时候招惹了这样的大能?”罗武尽管不得不跟着众人一起走出客厅大门,却还是害怕得瑟瑟发抖,只是后天高阶武者的他,可曾见识过这样的好似天崩地裂一般令人昏厥的气势?

尤其是这股气势,还是那般的充满了令人浑身不安的悲凉寒意。<-.

只是数十秒光景,罗武几乎有了那么一种错觉,好似自己的灵魂都已经被这股寒意渗透进去,变得冷冰冰了。

“我怎么知道?”罗豪注意到罗武瞟来的目光,立即惊慌的叫嚷起来。

他已经隐约猜到了这位突然降临的大能,很可能和林天相关,不然哪来有那么巧的事?

自己白天刚刚和林天不对付,结果晚上,就冒出来一个吓死人不偿命的大能者来闹得自己罗家不得安宁。

説是巧合,便是罗豪自己,也不肯相信啊!

“父亲,父亲!”罗豪望向了二长老罗源,只是如今这位一直在罗家高傲跋涉的二长老,却是脸色灰白无一丝血色的站在大长老身后,漠然不语。

“前辈!”罗家族长罗天抱拳对着前方鞠躬行礼,大声道:“不知道,你要的是何公道?”

“罗源,罗豪。”

林天保持着释放巫妖王的气息,加重语气传递了过去:“其行可恨,不可再为武者。”

“什么?”罗豪微微一怔,立即大叫道:“我乃罗家人,不,不能够这样对我!”

“豪儿,住嘴!”罗源一声怒喝,令罗豪一下子闭上嘴,随后这位二长老迈出一步,大声回答道:“前辈,你当真要做得如此绝?”

“难道就不怕,世间的公论吗?”罗源咬牙问道。

“公论?”林天可不知道公论是个啥,反正他就是一个无名散修,模仿出来的是圣者级的巫妖王,需要去怕什么公论?

“这东西,对我何用!”

林天知道不施展diǎn真本事,这罗家是不可能那么容易就范,他稍微收缓了一些巫妖王气息,就在那些罗家高手们纷纷因为气势稍微松解而准备喘口气的瞬间!

啪一声轻响声下,整个罗家宅院上空夜空,忽然间变得格外的清亮起来。

月亮石的作用之下,原本只是灰蒙蒙的夜空,化为灿烂之夜,月色星光之下,伴随而来的是光明执政官的雷霆之光。

在月色下的魔力气息纯净得令林天振奋,加上地球上早就没有了魔法师,几乎不存在魔力干扰的环境使得这一雷鸣术运转起来极为的顺畅,完美。

天蓝色的雷电宛如一条电龙,撕裂空气,产生呼啸的嘶吼声,唰一下轰击在了罗家庄园后花园处的一座位于正中央水池之中平台上的桃树上。

顿时,这一颗对于罗家而言颇为特殊的古老桃树,砰一下被劈为两半,并冒出熊熊火焰化作一颗炽烈燃烧冒出大量火花的火树。

“这……这是法术吗?”

“传闻先天强者,可以使用体内真气外放杀敌,可是刚刚那分明便是雷电啊,是唯有法术才能够做到这样的程度吧。”

罗家高手们望着水池中央那已经在庄园内有三十多年历史的火焰之树,一个个先是石化难以接受这样的事实,旋即化作惊愕,惊慌乃至无所适从。

“和一个会法术的大能对抗……”大长老罗京看了一眼罗源,双眸闪过利芒:“没有胜算啊。”

这一声低语,顿时令罗家八成以上的高手,都把注意力放在了罗源父子身上。

面对着不可能战胜的强敌,妥协成为了这些高手们心中统一的念头。

即便这需要同族付出惨重代价,但是和整个罗家的存亡比起来,这……又算得了什么?

罗源感受到了四周放出的敌意,想到自己以前的身份地位,他苦笑了一声,长啸道:“我罗源……知错了,现在,就还前辈一个公道!”

罗源猛地跃起,一下抓起了还在惊慌状态之中的罗豪,竟是砰砰两拳,亲手击毁了罗豪的丹田,废掉了他一身的功夫。

未来的罗豪,不仅仅是真气全无,再不能成为武者,甚至还会因此而从此体弱多病,宛如痨病患者。

双眸含泪,罗源也是狠人,废掉自己儿子丹田之后,在罗家人众目睽睽之下,他低吼一声,砰一声击中自己丹田,废掉了自己的武功。

罗家众多高手,望着罗源这一壮士断腕的悲痛之举,纷纷起了兔死狐悲之心,更是暗叹这一次,他们罗家真的是被人欺负到头dǐng上来了

毁灭异世界  第六十五章公道

然而!

面对着具备绝对力量的大能!他们罗家除了选择屈服之外,又能做什么!

没看到罗家族长和大长老,都在方才对那罗源,动了杀意吗?

想到这,这些罗家高手们不免一阵默然,并纷纷想到,如果那二长老罗源不自废武功,只怕自己等人,就要在那恐怖的气息压迫下坚持不住,对罗源父子动手了。

那样的结果,恐怕就不是简单的废掉功夫那么轻松,为避免自身伤亡,罗家高手们,没有一个会不去下死手,用全力!

林天站在树冠上,看到这罗源父子果然都变成了1级战力都无的废人,不由嘴角抹起一丝冷笑,暗道了一声塞哟娜拉,盖上暗夜斗篷,收回气息,隐身离开。

真如一句诗句,我轻轻的离开,不带走半diǎn云彩。

而在罗家庄园内,突然感觉到四周令人恐怖的气息终于消失,罗家人们总算得以长长的松一口气。

罗家族长罗天看向罗源父子,很是想要踩上一脚,毕竟那大能就是这对平时无法无天惯的父子惹来的。

然而,罗源方才的决断,却是令他在罗家博了一个敢当的名声,大有为家族牺牲自己的大义在里面,令得罗天不得不对他好言安慰:“二长老,还有罗豪,你们放心,即便你们不是武者了,依然是我罗家人。”

“今日后,你们两人的红利,翻倍!”

“多谢族长。”罗源嘴角流着血diǎn头道,这也正是他期待的最佳结果,保得一条活命,以及未来的富贵。

至于权势力量,罗源却是自知,今夜之后,自己再无可能染指了。

“豪儿,从今以后,便老老实实,当一个米虫吧。”罗源似乎一下子衰老了几十岁,有气无力的在罗豪耳边嘟噜了一声,旋即转身摇晃着身子离开。

罗天看着罗源消瘦背影,摇了摇头,感同身受:“二长老一向野心勃勃,结果却是自费武功,这样遭遇,对他恐怕是生不如死吧。”

“只是……谁能想到,那平民学生的背后,竟然会是恐怖如斯的大能?”罗天回想着方才的那股寒意,不由微微颤抖了一下。

…………

海都市区,有一条大江途径。

夜晚,江风微冷,流水冰凉,水面上却是有一片扁舟在江面上缓缓而行。

扁舟内,张振邦正盘膝坐在小木桌旁,和一老头对饮。

那老头名为张云飞,乃是张家在天地盟的一位长老,一位先天大能。

按照林天的等级分法,这位张云飞老头,就是一个可以比拟液化阶初阶的第5级强者,和后天巅峰起来,足以一个打十个而毫无压力。

就在张云飞老头听到张振邦説起林天医术和对其幕后猜测后,本来不太相信有谁能够短短时间教导出一位平民打赢后天高阶的高手的他,忽然间站起身来走向舟船前端。

“咦?”

张云飞背着双手,身着的白色中山服在江风下呼呼作响,他皱眉望着远方,沉默了半响之后,望向了张振邦:“振邦,你可知道那个方向有什么世家豪族?”

“怎么了,叔父?”张振邦跟着过来:“那儿应该是罗家在海都的庄园吧。”

“罗家吗?他们似乎遇到麻烦了啊。”

説道这的时候,张云飞深吸口气,刚刚探出感知想要知道那股令他灵魂颤抖的气息来源,却是忽然间感觉到那边的四周空间竟然出现波动,然后一道雷霆凭空出现,落去了那处。

“闪电?”张振邦看到那闪光,相当诧异,今晚上可是一diǎn乌云都无啊。

那张云飞却是握紧了双拳,激动万分:“那是法术,这世间居然有人还能施展法术!”

“振邦,我一定要前去看看!”

説完,也不等张振邦回答,这张云飞便一甩灰发,脚踏江面的飞奔去了罗家庄园所在。

张振邦回味着张云飞提及的法术二字,摸出了,开始询问起来。

数分钟后,张振邦得到了罗家的遭遇,他在惊愕了数秒之后,恢复过来,带着一丝兴奋的拨通了一个重要的号码:“是的,将军,我建议将林天的重要性提高到a级别,他的背后有着一个能够施展法术的先天大能,不,或许是先天巅峰乃至更高层次的强大大能。”

説完这些,张振邦迟疑了几下后,又接着説出了那跟着罗豪去找林天麻烦的副局长罗汉山的事。

于是乎,因为林天的这一次对罗家的报复行动,连带着,那罗汉山也紧跟着倒霉了。

此时,那罗汉山正和几个老朋友一起,在海都市最dǐng级的一间歌舞厅包厢内,揽着两位年轻貌美的美丽少女,唱着情歌,妄图把最近遇到的郁闷全部抛去。

就在他大声歌唱完一首征服,意犹未尽想要再来一曲时候,忽然砰的一声响动,包厢的门被一个戴着墨镜,身穿黑色皮衣的彪悍男子一脚踢开了。

罗汉山瞧向那大汉,第一眼就意识到对方不好惹。

“这位好汉,有话好説!”罗汉山发现对方目光一进门就放在自己脸上,连忙大声叫嚷起来。

“砰!”那大汉迈步进来包厢,也不答话,便是一拳把罗汉山打倒在地,然后伸出左手将其整个人好似捏小鸡一般捏了起来之后砰一声撞在墙壁上,低沉发话道:“你,得罪人不应该得罪的人。”

“这,只是开始。”那大汉説道这,一个膝撞,打得罗汉山呕出一口热血,这才松手让他好似死鱼一般趴在地上。

从头到尾,这歌舞厅的保安还有经理们都好似看不见罗汉山这边情况一样,对其置之不理。

“咳咳。”罗汉山知道自己是遇到报复了,本来还想打一个给上司问问路的他,刚刚摸出,却看到了来电显示。

“喂,局长吗?是我,汉山。”罗汉山刚刚开口,没几秒,脸上因为被殴打而潮红一片的脸皮一下子苍白起来。

“为,为什么会这样?”罗汉山绝望的发出嘶吼。

就在刚才,他的dǐng头上司竟然打来告诉他,他东窗事发了,就在刚才市里面已经下达了指令,接触了罗汉山的所有职务。

他,很快就要成为报纸上又一个因为腐败而进去的海都市官员,反腐的典型了……

武汉佰视达眼科医院预约
武汉佰视达眼科医院怎么样贵不贵
武汉佰视达眼科医院网上预约
武汉佰视达眼科医院在线预约
武汉佰视达眼科医院怎么预约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