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佳木斯资讯网 > 星座

爭鳴顛覆西游之一封天書小說

发布时间:2019-10-12 17:16:50

  十一、八戒降生

  唐三藏穿着金光灿灿的袈裟,手拿锡杖,和好友李白踏上了西天取经的征程

  顺便交待一下,上次写第十章结尾的那天晚上,俺和朋友一起喝的酒,晕晕忽忽,不知所以然的就把结尾写完了,有几件事情没在文字里描述,就写在这儿吧

  那天,观音菩萨走了以后;见三藏要西天取经,李白对三藏说:“江流,我跟院长告个假,陪你走一程可好,也顺便开阔一下自己的视野,再者,在遇见观音姐姐给你安排的大徒弟之前,也好有个照应;再说了,我给你赞助了好几十万的银子,也算是合伙人吧,谁不想清史留名,被后人仰视”

  三藏闻言,高兴的说道:“好啊太白,我正愁一人赶路寂寞,是求之不得啊不过,既然是去取经,我也就顺利成章的是出家人了,以后,最好还是请太白改口,称呼我为唐三藏吧”

  李白闻言,不由的对玄奘肃然起敬:“三藏长老,太白遵命长老,我现在就去和为人院长告假,再买两匹好马,去银号里多取些银票,然后回头再来和你会合”

  唐三藏双手合十:“阿弥陀佛”

  再就是玄奘的袈裟和禅杖之来由,在此我也不再啰嗦了,反正不同于那个干巴老头所说的,他年龄大了糊涂,最好还是相信星期八所言咱的所言九成基本上接近于历史原貌,剩下的一成,比历史还要真实,说白了,就是高于历史

  二人双骑西出长安,踏上了西天取经的征程因由此,中国历史上出现了有史以来最伟大的跋涉者——唐三藏

  二人晓行夜宿,马不停蹄的一路西行,沿途,看不尽的连绵群山,赏不完的逐波碧水;那李白尤其高兴,每每诗兴大发,常常对酒高歌;只可惜三藏已经为僧,不能和他同饮,些微的减了一丝韵致

  这日向晚,两人策马并骑而行,只见夕阳西下,道道霞光披洒在摇曳的树梢,煞是好看;李白刚想吟唱一番,三藏说道;“太白,先不要急着拽文了,你看前面的村舍,白墙青瓦,碧水环绕,真是一个好所在,天色不早,你我二人何不前去借宿一晚,养足精神,明日也好继续赶路”

  两人下马,到了庄前,抬头一看,只见此庄园果然气派,正中的牌楼上写着“祝家庄”三个大字

  三藏正要去扣庄门上的铜环,李白说:“长老,貌似不对啊,我记得看的课外书中,猪八戒就应该在此处出现,但是他应该是你的二徒弟啊,千万不要本末倒置,颠覆历史啊”

  三藏双手合十:“太白,对于你的提醒,贫僧这厢谢过了,该来的早晚会来,不该来的早晚不来;早晚会来的一定会来,早晚不来的一定不来;该来的来的早晚都一定会来,不该来的不论早晚一定不来,该来的与佛有缘,不该来的与佛无缘,与佛有缘的一定会来,与佛无缘的一定不来;缘来挡不住,缘去似流水……一切随缘吧,阿弥陀佛”

  三藏的一通话还没有尽兴,李白的头就觉得嗡嗡乱响,不耐烦地说道:“三藏长老,咱还是先敲门吧,再晚了怕是误了晚上的饭食了”

  敲开了庄园的大门,二人诉明缘由,庄丁倒是不赖,一溜小跑着进去和主人禀报去了

  不一会,须发皆白的管家祝安迎了出来管家唤来庄内的仆人,嘱咐把二人的坐骑牵去,好生喂养然后陪同二人一起往庄内走去,一边走,一边唠叨,也好,不用三藏询问,主人的情况基本上就被管家说清楚了

  原来,祝家庄在方圆百里是赫赫有名,良田万顷,宅舍千间;牛马成群,仆人如云

  祝员外今年六十有三,夫人祝刘氏,名门闺秀;嫁于祝家以后,相夫教子;生有一男一女,子祝枝山,现在朝中为官;女祝英台,自幼娇惯,男扮女装,前几天,和梁家庄的梁山泊,马家河子的马文才一起,到长安的为人书院求学去了

  再往前走,路左侧有几十排低矮的砖房,里面空落落的,一派萧条的景象;李白问道:“老管家,这些低矮的房子,看来也不像是能够住人的,能够派上啥用场”

  管家祝安闻言,重重的叹了一口气:“哎,两位有所不知,此事说来话长,我讲与两位听知,待会,两位切记千万莫要再问我家老爷了”

  唐三藏:“老伯,难道其中还有难言之隐不成,请老伯尽管直言,我等一定不会乱语的,阿弥陀佛”

  祝安:“哎,长老,咱们慢慢走,两位且听我慢慢道来”

  祝安接着言道:“你两个看见的这几排低矮的砖房,原先是我们祝家庄的养猪场,常年养着几千头猪,庄园里吃的肉都是出自这里养的猪,从来没有花过一钱银子从外面采买;养猪场产的粪便,正好作为上好的肥料,肥沃了我们老爷的几千亩良田养猪场里一百来号人干活那一年,哎正好二十三年了,那一年我四十二岁,也是老爷信着我啦,让我就在这猪场里当头头,管着这一百来号人;我自然是尽心尽力的,不辞辛苦、忙前忙后,老爷太太对我也是相当的满意;那年秋天,大概也就是这个时节吧,那一天近晚,大概也就是这个时辰吧;下面的人来说,晚上可能有一头母猪要临产;我听后也没当回事,这样大的养猪场,哪一天都会有母猪生小猪的;那人见我无动于衷,对我又说是今次临产的母猪的肚子特别大,大伙都说搞不好要难产;我笑了笑对他说不要紧,今天夜里我亲自陪你们看着,出了事情算在我的头上;那一夜,夜色很美,月亮柔柔的银光辉洒在地上,我的心情很好;夜里三更,那头母猪按说是要产了,肚子涨得像个大气囊,嗷嗷的叫着,可就是产不下来;大伙正在着急,突然,狂风大作,阴云密布,刚刚还晴朗的夜空瞬间伸手不见五指,大家都有一种不祥的预感,我的心在呯呯的跳着,好像要撞出胸口的样子,忽然之间——”

  说到这里,祝安顿了一顿,脸上带着可怖的神情,完全沉浸在那晚的恐怖之中

  三藏见状,轻轻的诵道:“唵、嘛、呢、叭、咪、吽,”

  然后,三藏伸手轻轻的拍了拍祝安的肩头,说道:“老伯,淡定,要淡定”

  祝安缓缓地舒了口气,脸上的神情渐渐的转为平和,对三藏点了点头以示感谢,于是又接着说道:“忽然之间,一道刺眼的闪电,像一条张牙舞爪的狂龙狰狞的扑了下来,伴随着卡蹦蹦震耳欲聋的雷声,一团黑乎乎的物事从天而降,没等看清是啥东西,我们几个就失去了知觉”

  李白哆哆嗦嗦的问:“老管家,后,后来又如何?”

  祝安抬手捋了捋花白的胡须,平静了一下情绪,说道:“我们几个醒过来的时候,大雨倾盆,眼前一片漆黑,只听见猪圈里哼哧哼哧的动静令人毛骨悚然,我知道那绝对不是母猪发出的声音;我们几个也不敢吱声,手脚并用连滚带爬的出了猪圈,互相搀扶着回到了住处;也没敢点灯,相互靠在一起,捱过了惊恐的一个不眠之夜”

  祝安接着说道:“第二天一早,我叫上了好几十个干活的壮汉,大着胆子,手里拿着锄头、木棒,到猪圈去看个究竟;天啊,打死你们也想不会想到;你们猜猜,我看见了啥”

  听到这里,李白终于把祝安的讲述和看过的课外书联系在了一起,答道:“老管家,是不是看见一个怪物,他浑身猪毛,两耳如扇,嘴巴前撅,四肢又有人的模样”

  祝安的惊恐不亚于那天晚上:“你,你,你怎会知晓的?”

  唐三藏埋怨的看了李白一眼,对着祝安言道:“阿弥陀佛,淡定,要淡定,老人家,请你继续道来”

  祝安的神情立马又恢复了正常,说道:“长老,说来确实可怖,正如这位公子所言,那怪物用手擦了擦满嘴的血迹,对着我们哼哼嗤嗤的说道:‘诸位莫要怕俺,俺本天上天蓬元帅,因触犯天条,被玉帝贬下凡间投胎;谁承想,昨夜天气不好,俺没看清路错投了猪胎,也是合该俺倒霉;放心,俺不会吃了尔等,没看见我刚刚把这头害我投错胎的老母猪吃完,哼哼,这是我从天上带下来的天书,你们快些拿去,给你们老爷看看去吧’那怪物说完,从屁股底下摸出来一团写满字的锦缎,递给了我;我一看如此,哪里还敢怠慢,拿着那怪物给的天书,风风火火的找到了我家老爷,与他讲明原委,把天书递到了他的手里;我家老爷两臂平伸,眯着眼睛仔仔细细的看完了天书,哈哈大笑;我们都以为老爷被吓傻了,谁知道我家老爷清醒着呢”

  说到这儿,祝安忽然就不吱声了

  这次,轮到三藏耐不住好奇了,问道:“老伯,敢问你家老爷别的没说啥话?”

  祝安说道:“我家老爷眉飞色舞的说;哈哈,哈哈,哈哈,妙哉,真乃天助我祝家庄也”

  十二、一封天书

  各位看官,上一章中,祝安对唐李说起猪八戒降生的原委,我感觉叙述起来有些别扭;祝安一把年纪的人了,记忆力难免减退,又是过去好几十年的事情了,他一准会丢三落四的;看来,任何事情都有它的利弊;我,还是暂且停止使用第四人称的写作方式,改为我们比较常见的叙述习惯;等我把第四人称的模式演习成熟了,再来呈现给各位

  再者说了,我本着对待历史高度严谨的态度,也不放心祝安啰啰嗦嗦的,万一一个细节与历史不符,那可不是闹着玩的;基于此,我就把祝家庄里这几十年来发生的事情给读者一个明确的交代吧

  还是接着祝安的话说吧,祝老爷看完了天书,心里高兴的不能自抑;不住口的吩咐;“快,快,赶快给贵人准备换洗的新衣服;管家,给贵人腾出最好的房子,安排下人抓紧的把房间布置好,起码要和我家公子的待遇一样,没听见吗,快去啊”

  众人也不知道那天书上到底写了些啥,都还在磨蹭;祝老爷不愿意了,把脸拉下来,厉声的说道:“你们都聋了咋的,大家记住,从今天开始,昨晚才来的这位就是我家的二公子了,大家见了他都要懂礼数;谁要是瞎了狗眼,看我不活扒了他的皮”

  从那天开始,祝家庄里就平白无故的多出了一个二公子

  那一年,准确的说是一十五年前吧,祝家的大公子祝枝山一十五岁,大 祝英台七岁,这位不知其名,合庄老少都称为祝二公子的贵人,谁也不知道他的贵庚几何,什么来路

  祝枝山,名允明,字希哲,因为右手多生一个指头,自称枝指生;自幼聪慧,善书法,精于诗词,年龄虽然不大,倒是已经名声远播了;祝老爷让他教习祝二公子习文,谁知那厮竟然一点也不感兴趣,成天价弄着不知从哪里淘来的九齿钉耙,舞的呼呼生风;再就是领着祝英台东游西逛,那英台虽是一个小丫头,倒也着实的惹人喜爱,淘气的像个男孩

  时光如流水,岁月催人老,一晃就是十年的光阴;十七岁那年,祝枝山考中秀才,这年二十五岁的祝枝山高中了举人,高高兴兴的到广东宁兴做知县大老爷去了

  十年来,祝二公子倒也安分,祝家的几千亩地也不用下人耕种了,谁也不知他多大的神通,连耕种带收割每年都轻轻松松的完活,祝老爷乐的真的是合不拢嘴巴;于是托人说媒,和远在几百里的高老庄联姻,把高家的 高翠兰和祝二公子撮合在了一块,就等着高翠兰到了十八岁就给他们完婚

  祝英台年方一十七岁,出落得天姿国色,袅袅婷婷水灵灵的一个小美人,和马家河子的马文才自幼定了终身;每次和祝老夫人说起,英台是百般的不情愿;听说那马文才自命风流,是个只知道寻花问柳,不务正业的主;但是马家也是万贯的家业,祝老爷对于这门子亲戚是铁了心,任夫人和女儿百般的央告都不能打动他分毫

  再说祝二公子,原先就是和英台玩耍惯了的,自小就拿她当做小妹妹看待;没承想祝 是女大十八变越变越好看,这位二公子的心思,也就随着一天天的起了变化;原先的兄妹情份在二公子的心里逐渐的变了味,看 的眼神越来越是色迷迷的了,到了近来,竟然口中不三不四的出言撩拨,就差着动手动脚了

  英台被逼无奈,几次的和母亲诉说;祝老爷知道了后,亲自找到二公子晓明厉害;那二公子何许人也,虽满口子的答应了,私下里依然我行我素,愈加的变本加厉了;只吓得那英台老远的看见二公子就躲躲藏藏,整天价胆颤心惊,惶惶不可终日

  请神容易送神难,这句话祝老爷算是深有体会了;眼看着自己的女儿就要吃亏,自己也是有苦难言;悔不该当初看了天书把这厮留下,只看到每年省下好几万两的工钱,没想到弄了个引狼入室,搞不好还会赔了女儿又破财;自己知道那厮的厉害,赶他走是万万不可的

  也是天无绝人之路,这天在庄外看见了长安为人书院招贴的告示,心生一计,偷偷地让英台女扮男装,伙同马文才,梁山伯一起到长安求学去了至于梁祝化蝶,这是后话,在此一笔带过,不再提起

  那祝二公子眼看就要把英台得手了,忽然不见了她的踪影,心里急得是火烧火燎的;去问祝老爷及家里其他人,都一个语气的说是 失踪不见了

  二公子虽然生得粗鲁,实则心思缜密,知道大家都在骗他,于是就索性地原型毕露,人活不干一点,地里长满了荒草他照样在家里打呼噜;庄里养的几千头猪几年来也都被他放跑了,说是看见谁再敢杀猪,他就把谁吃了

  祝老爷无奈,只得又另招来干活的下人,可是谁要是去地里干活,必定会被祝二公子打得半死不活,就这样,没几天,干活的都走净了,谁愿意在这里挨打啊

  共 7080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杨钟雄稿签:八戒的降生环境虽遭一些颠覆,比如被置于唐三藏见到猴子之前,但八戒的本性不改,好色好吃懒做等特点皆在因其垂涎祝英台不能如愿,开始显露本性,最终闹得祝家庄鸡犬不宁此处所谓的“天书”倒像是一份介绍信了,观者虽然明知有一半风险,但看着那“神奇”和“飞黄腾达”,谁还留意得到后面的“家破人亡”这也是人性了作品语言诙谐,古今结合,例如“到百度去搜狗一下”、“我记得我看的课外书中……”等等,大有穿越的意味了,最末关于玉帝贬八戒、沙僧下界的原因也值得玩味,“玉帝本来就和嫦娥的关系暧昧”、“玉帝早就不耐烦他了”等等虽多少给玉皇大帝的形象抹了黑,但却正合现如今世间权势者的嘴脸总体来说,语言风格照旧,值得深思的作品,荐精

  1楼文友: 11: 7:02 八戒的降生环境虽遭一些颠覆,比如被置于唐三藏见到猴子之前,但八戒的本性不改,好色好吃懒做等特点皆在因其垂涎祝英台不能如愿,开始显露本性,最终闹得祝家庄鸡犬不宁此处所谓的 天书 倒像是一份介绍信了,观者虽然明知有一半风险,但看着那 神奇 和 飞黄腾达 ,谁还留意得到后面的 家破人亡 这也是人性了 夏至出生居于潮汕小镇不成气候简单的懒人一枚

  2楼文友: 11: 7:09 作品语言诙谐,古今结合,例如 到百度去搜狗一下 、 我记得我看的课外书中 等等,大有穿越的意味了,最末关于玉帝贬八戒、沙僧下界的原因也值得玩味, 玉帝本来就和嫦娥的关系暧昧 、 玉帝早就不耐烦他了 等等虽多少给玉皇大帝的形象抹了黑,但却正合现如今世间权势者的嘴脸总体来说,语言风格照旧,值得深思的作品,荐精 夏至出生居于潮汕小镇不成气候简单的懒人一枚

灯盏花制剂管用吗
流感如何补充营养维生素
老年人骨质疏松危害有什么
o型腿怎么治疗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